要当第一,就要付出这样的代价

发布日期:2015-09-29 作者:天使之泪   0 查看次数687 views次
分享到:

网球冠军诺瓦克·德约科维奇的“训练日”的生活是这样的。

我每天早上起床会先喝一杯水,然后开始做20分钟的伸展运动,有时会再做一会儿瑜伽或打太极拳。我的早餐经过精心设计,让我的身体有能量应对这一天——每天的早餐几乎都一模一样。接着我会在8:30和教练及物理治疗师会合,然后他们和我形影不离:盯着我吃的、喝的每一样东西,盯着我的每一个动作,直到我上床睡觉。他们一整年下来天天陪着我,无论是在5月的巴黎、8月的纽约,还是1月的澳洲。

我每天早上要跟陪练伙伴对打一个半小时,中间用温水补充水分,还会喝几口防护员为我特别调制的运动饮料。他会按照我每天的需要,仔细斟酌饮料中维生素、矿物质和电解质的含量。然后,我再做伸展运动、按摩,接着吃午饭——避开糖和蛋白质,只吃适合我的无麸质、无乳制品的碳水化合物。

接下来是负重训练时间,我会用哑铃或弹力绳训练一小时左右——每一组动作都要用高磅数弹力绳、低重量哑铃做一遍,最多要做20组动作。下午会喝一杯物理治疗师调制的高蛋白饮料,含有萃取自豌豆的医药蛋白。接着再做一次伸展运动,然后是另一堂训练课程,即练球90分钟,看看发球和回球有没有不顺或动作走样的地方。然后,再做第4次伸展运动,也可能再按摩一次。

这时,我已经连续训练接近8个小时,但还有一点时间参加公关活动,通常是记者会或小规模的慈善活动。然后就吃晚饭——高蛋白的食物、果蔬沙拉,没有碳水化合物,没有甜点。之后我可能会看书一小时左右,通常是有关自我提升或心灵冥想方面的书籍,或者写日记。最后,上床睡觉。

要想保持世界网球排名第一,我只能严格自律

网球跟其他大多数运动项目不同,没有所谓的“非赛季”时间。我一年中有11个月必须做好准备,对战全球最顶尖的球员,甚至还可能是网球史上最强的球员。为了确保目前我的饮食是最符合身体所需的,我至少每6个月要验血一次,检查体内维生素和矿物质的含量。同时也要了解我的身体是否产生了更大的抗体,如果是,表示我可能正在因为某种食物而产生过敏反应。我有时会用生物反馈仪来检测我的压力。我的团队跟着我绕着地球跑:经纪人亚塔迪,让我能按照时间表作息,保持理智;物理治疗师艾马诺维奇,掌管我的身体健康;教练瓦伊达和助理教练维米奇,保证我的球技不会退步;我的女友伊莲娜·里斯蒂奇,为我做饭,陪我训练,让我的生活保持稳定。我最亲近的人大多是塞尔维亚人,大家都曾经历过战争的惊恐,也很清楚我克服了多大困难,才有了现在的生活。

一场巡回赛,我可能会在两个星期内打20个小时的网球,而且是最高强度的竞技。这场巡回赛可能是在墨尔本、迈阿密或蒙特卡洛,或是在加州、克罗地亚或中国,跟下一场赛事之间也许只相隔几天,我得从地球的一端飞到另一端。我生命中的每一天、每一刻,全部投入到如何让自己保持排名第一这件事上。我只能严格自律,没有一丝松懈的时间。

要多自律?2012年1月,我在澳网男单冠军决赛中击败纳达尔,比赛历时5小时53分钟——这是澳网史上历时最长的一场比赛,也是自网球职业化公开赛以来、历时最长的单打决赛。许多球评人员称这场比赛为“史上最伟大的网球赛”。

赢得冠军之后,我坐在墨尔本的更衣室里想做一件事情:尝一口巧克力。自从2010年夏天以来,我就没吃过了。艾马诺维奇拿了一根巧克力棒给我。我掰下一块,小小的一块,丢进嘴里,让它在我的舌头上融化。我只准自己吃这么一点儿。

要当第一,就要付出这样的代价。

文章作者:天使之泪
本文地址:http://yuedu.biz/first-it-will-pay-the-price/

如无特殊说明,文章皆为本站原创。版权所有 ©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!